| 网站首页 | 新闻文章 | 资料下载 | 志愿图片 | 志愿者报 | 留言反馈 | 阳光行动捐助站 | 网上诗歌大赛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志愿服务网 >> 新闻文章 >> 志愿园地 >> 志愿随笔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本站所发表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和本站所有,任何转载或转贴本网站的文章都应注明出处“贵州志愿服务网”字样和原作者姓名
留恋,那一抹让人无法解读的眼神           ★★★ 【字体:
留恋,那一抹让人无法解读的眼神
作者:张举纲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3-6
脑海里,正在怀念昨夜凌晨那场久违的夜雨,窗外,对面山上的树仿佛第一次是那么的绿,推窗,映入眼帘的还是那棵文静如少女般的小树,安静的站在小山坡上,凝望着时间的推移和天色的变幻,她的周围,遗留下的那几棵颜色早已经发黄的玉米杆,也许正在回味昨夜那个在无声瞬间下突袭而来的那份清新和悠然……...真羡慕它们那种置身事外的感觉,雨,早已经走远了,留下的,只是它们滋润万物时,所弹奏出的那一份突如其来清新……...一对鸟儿叽叽喳喳的从山坡下的小河那边飞来,在窗外的山坡上做了几个漂亮的动作后,终于没有找到它们愿意停留的地方,飞远了,小河,依然干涸的躺在山坡下……...

  “张—老—师……...”远处,一声清脆的喊声赶走了我难得的一次“浪漫”,顺着声音望去,两个一高一矮但同样瘦小的人影欢快的从山坡下跳跃着跑来,心里正想着他们两个怎么跑到学校来了时,高个的陆长川已经到了窗下,原来,他们寨子里的全部学生知道我要去他们村走访的消息后,派出了他跟罗蕾做代表,来学校接我,早上那场夜雨还撞击这群山万物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出发了……...两双黄颜色的塑料拖鞋显得格外刺眼,28公里崎岖的山路啊……...

  “还楞在那干嘛,上来,有好吃的”,我命令道。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养的那三只母鸡生下第一个蛋时,一大群孩子脸上那种欣喜若狂的样子,那天他们也是拥簇一位捧着鸡蛋的学生“代表”喧闹着、嬉笑着、互相推攘着把鸡蛋送到我门前,热闹喜庆的场面仿佛是谁家的漂亮媳妇生了一个大胖儿子……...

  罗蕾是个比较腼腆的小男生,他一个劲儿的要把自己碗里的两个红糖水煮的荷包蛋弄进我的碗里,我只有拿出我常用的绝招:“不听老师话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呵呵,当然不吃老师的鸡蛋也不是好学生了,罗蕾也跟着我呵呵的笑了,这个小男生的笑声可好听了,笑起来跟鸟儿叫似的,所以害我经常的跟孩子们耍宝逗他笑……...

  我将小音响接到了电脑上,然后打开音乐,然后把电脑包让陆长川背着。然后装上了专门为家访准备的一些花花绿绿的糖果,出发。

  “音乐,跟上,走”,我暂时给陆长川取了个外号:“音乐。”

  学校外面的路离进乐阳寨的小路大概有2公里左右,是还算比较“平坦”的大路,两个走惯山路的孩子在平路上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时将他们远远的抛在身后……...

  我们用了半个小时终于走完了“平坦”的大路,进入了进乐阳寨的小路,其实这条小路就是一条早已经干涸的小河道,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石头不时的跟脚碰撞,两个孩子像两只小猴儿一样,在石头上欢快的跳跃着前进,不时将我远远的抛在后面,我不得不随时叫喊着:“音乐,我要音乐,”就这样,我们师生三人跟随着音乐在群山的包围下开始跳跃着……...跳跃在这些孩子们每天都要跋涉的求学之路上……...

  两个小男生一路上不停地跟我讲着他们在这条小路上的一些见闻,不时的告诉我在哪个地方抓到过小野兔,又在哪个地方看见过蛇啊这些,时间,也随着音乐悄悄的溜走……...

  “你们每天上学都是这样来回的走吗”,我有点明知故问。“你们觉得累吗,有没有想过读书这么辛苦,还是不读了的想法”,我继续追问。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陆长川笑嘻嘻的有点得意的摇头晃脑的说,这小子居然用上了半月前课外教的他们一个典故来回答我。“好,孺子可教也”,我也停下脚步学他摇头晃脑的模样。然后我让罗蕾回答我问的问题,罗蕾用他布依话口音的汉语(有点广东腔)煞有介事地说着:“老师,怎么不累啊,这么远的路,我们还没走到一半呢,等会还要爬山啦”,“干脆不读书了,这么累”,我故意说道,这个小男生马上表现出近乎焦急的说道:“怎么能不读书呢?不读书的话,将来怎么办啊?,你不是常说,没文化出去打工,老板也不要啦”。我望着他,肯定地对他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一边走,一边跟他们讲起了红军当年在贵州的一些英雄的事迹,讲起了红军当时行军的艰难、、、、、鼓励着他们,更鼓励着自己……...

  到了山脚下,我们三人已经是汗流浃背,陆长川依旧不肯把电脑包给我来背,罗蕾则提着装水、装糖果的口袋,我干脆脱下了保暖内衣跟外套,光着上身,“跟着我,上,看谁先到 ”。两个小子没等我话音落下,已经开始争先恐后的开始“跳跃”着前进了,我哪能示弱,也一鼓作气的跟在他们后面“跳跃”着……...不一会他们就把我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我不得不又大声的喊叫着:“音乐,音乐”,一时没反应过来其实音乐早就把电池耗光了,呵,居然这么快3个小时就过去了,居然一点也没感觉到累。

  我一个人走着,两个小子已经不知道跑多远了,过了一个转角,才发现两人正在跟一个放牛的2年级学生在那说话,还没等我走到他们身边,放牛那小家伙已经丢下牛,一溜烟地跑了,这时,已经可以望见寨子了,罗蕾告诉我,那同学回寨子报信去了,叫我们帮他赶牛回去,“哈哈,你们就慢慢的赶牛吧,我可先去了哦”,我一边笑着一边开始跑了,罗蕾一看急了,赶紧把赶牛的鞭子扔给陆长川,来追赶我……...

   

  远远的我就望见了一大队的学生和一些家长都站在寨子的路口上,不时有三两个年级比较小的孩子蹦到我的面前,然后对着我嘻嘻地笑两声,又害羞的一溜烟的跑回“队伍”中。

   一些学生和家长非常热情的邀请我去他们家坐坐,我只好跟他们一起笑着回应着,然后去一边拿出糖果去逗那些学生背着的弟弟妹妹,一边等着陆长川,好把包里的准备走访的一些需要受到资助的学生名单给我、、、、望着这些孩子那依旧脏兮兮的脸蛋和他们身上破旧的衣衫,我知道,今天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意义非常的一天……...

   我第一个走访的是我班上陆元彪(学号125,14岁)的家,他跟他的母亲一人抱着个年幼的弟弟已经依在门口等我们了,屋子里光线很暗,家里摆设跟大多数家庭一样,一张桌子,一个木柜,几条木凳,墙上贴着一张奖状,他告诉我那是去年期末考试得了全校第3名得的,他的母亲基本听不懂汉语,我拿出一包糖果给到大点那个弟弟的手里,弟弟用惶恐的眼神望着我,把糖捧在手里显得不知所措,或许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我赶紧拿起一块帮他剥开糖纸,递到他嘴边,他才试着用手拿着开始吃起来,然后他学着我刚才的动作给他小弟弟也剥开了一个……...

  陆元彪的个头在班上算是高个的,身材同样的跟其他学生一样,偏瘦弱,但是也跟大多数孩子一样,已经让生活磨练得非常的坚强,也许母亲在的缘故吧,他提出去他楼上睡觉的地方坐坐,于是我跟着他爬上了用木版搭的一层“楼”上,天啊,这就是他睡觉学习的地方吗?除了木板上的一些破烂的棉絮,很难辨别出这里就是他睡觉的地方,墙是篱笆做的,已经张着几个大大的口子,阳光直接从洞口就照射了进来……...

  他告诉我,在坡帽小学上完5年级就打算不去上学了,因为学校缺少教室和课桌,没有开设六年级,需要去乡中心学校就读,很远,如果住校的话,母亲就要一个人承担家里的所有农活,还有两个年幼的弟弟怎么办?“罗校长说,你的理想不是要上高中,还要去上大学吗?”我想起了刚去学校时,罗校长跟我谈起的一些学生的情况。这个男孩一听到“大学”这两个字,本来暗淡下去的眼睛顿时闪现出一抹光亮,我盯着这双明亮的眼睛,期待着他燃起继续学习的希望,但是他的回答让我感到了一种无奈,一种无法诠释的无奈,原来,这个男孩的父亲在今年5月因病去世了,这个家以后只能靠14岁的他来支撑, 他很想读书,但是现在只能把读书的希望寄托在两个弟弟将来的身上了,他不停的对我说:“老师,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最不喜欢不爱学习的学生,可是,这个家真的需要我啊”。说完,这个14岁的男孩第一次在我面前流下了眼泪……...

  我望着他那比同龄孩子更为坚强的眼神,望着他眼里最坚强的眼泪,我明白了,他比我们这些自以为懂得生活的人更懂得“生存 ”,更懂得怎样去维系一个家庭的存在,更懂得自己做为这个家庭的儿子和哥哥的责任,他肯定无法去诠释“贫穷”这个概念,也许贫穷对他来说不过是凝聚在心头那一丝淡淡的无奈、、、、、、

  回学校的路上,借着天上繁星的点点光亮,艰难的跋涉着,没有音乐,也没有话,,偶尔抬头仰望天上闪闪的星星,不时想着那一抹让我也许一生都无法解读的眼神……...

                                          

                                          

文章录入:gzqnzyz    责任编辑:gzqnzyz 
  • 上一篇文章: 特 别 的 春 节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