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新闻文章 | 资料下载 | 志愿图片 | 志愿者报 | 留言反馈 | 阳光行动捐助站 |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志愿服务网 >> 新闻文章 >> 志愿园地 >> 我在西部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本站所发表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和本站所有,任何转载或转贴本网站的文章都应注明出处“贵州志愿服务网”字样和原作者姓名
贵州见闻           ★★★ 【字体:
贵州见闻
——与徐本禹赴大方纪事
作者:秦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4-11
12月31日      星期六          小雨

  乘坐南下的列车,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因为对贵州的土地充满期待。
  在困倦中迎来白昼,当真实的贵州展现在眼前,我顿时兴奋起来了。生平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么多的山,第一次亲眼看到错落的梯田。梯田的条纹装饰了大山,让这个硕大的物体显得非常可爱。
忽然火车的轰鸣声加剧,窗外漆黑一片——是隧道!
这一路,给我印象最深的,恐怕就是——隧道超多。
  望着这片黑暗,想起顾城写过:“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凿山人凿开了这一道道厚重的山门,寻得光明。类比一下,其实徐本禹又何尝不是个凿山人呢?!

  出了贵阳车站,左顾右盼,收集一张张陌生的脸。忽然,搜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那就是传说中的田庚老师,我只在照片上见过他。
  “是我们学校的吗?”他问。
  “恩。” 我重重的点点头。
  在千里之外的这里,顿时,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车子行驶在满是稀泥的盘山公路上,透过车窗,车灯照射下的雨丝像牛毛飘落,偶尔还可以看到车轮溅起的浑浊泥花。前车窗的雨刷每隔三四秒就摆动一下,使混沌的世界豁然清晰。
  由于关了窗,车厢里的热气给车窗蒙上一层水雾,我完全看不清道路,几次有要撞上墙壁的错觉,心脏忽然收紧,两秒钟后发现安然无恙,完全是自己在浪费感情。做了几次无用功之后,便对司机师傅产生了充分的信任。
  山路转弯很急,有几处被形象的称为发卡。我紧紧抓着前排的靠背,或许是太紧张了,以致于下车之后,腰背劳累,双手酸痛。
 
  1月1日       星期日           阴

  吃早饭的时候,我无意间问同伴道:“刚才那些人也是来支教的吗?”话刚问完,所有买早饭的人都转过头来望着我,该怎样形容这种眼神呢?想了很久,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来修饰,总之不只是看到了帅哥靓妹那么简单… … “支教”大概是这里很流行的词汇吧。然后,小店的老板很友好的打招呼:“你们好!”

  上午,乡政府特意为支教者召开了庆祝元旦的座谈会,大家总结了工作,提出了建议,畅谈了计划,送上了祝福。还有,一桌好吃的,尤其这天的碰柑很甜。
  这个家庭很温暖,让我对明年到这里的生活更加期待… …

  下午,和王老师同行。老师是从福建来的支教者,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生,他指着一座矗立在一百米远处的大山:“看那座山!你去走吧,走上几年也走不出这山去……”

  1月2日       星期一            阴 
   真正是天无三日晴,来了三天没见过一次太阳,大家很不以为然的瞟着我,一位仁兄感言:我来三个月了才见过两次太阳,那天我一见她就追着跑呢,可惜,没追上。

  早上,天空下着雾,我们要去大石了。
  我借了双雨鞋,在这里,据说雨鞋是必备品。虽然鞋不是很合适,而且两只鞋不是一个码子,可是总比没有强。不过后来发现有一只还有点漏水……

  泥泞的羊肠小道让我一刻也不敢懈怠,全然无心观赏风景,只是专心致志的走路,看的时间长了,一个个深陷的脚印使我有点晕眩,依旧低着头一心一意的走,生怕一个不小心会滑倒或是被嵌入地下的怪石拌倒,要只是摔得一身泥巴也就罢了,倘若做了自由落体,有幸成了烈士,即使万人瞻仰也是悲哀至极。

  一个半小时的跋涉之后,“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几个字映入眼帘,让人倍感欣慰。才发觉头发已经是湿漉漉的,用手一理就很有型。尤其是郑阿姨,郑阿姨52岁,沈阳人,退休之后来到这里。她有一头棕红色的短发,现在你看吧,晶莹的水珠撺掇在棕红的发丝上,很美。

  校长和几位当地的老师到门口来迎接我们,他们伸出大手,我急忙迎上去。握手,我经历的不多,在校园里,同学之间,这种礼节并不盛行,甚至根本没有,但我感觉的到,这几双手绝对是有代表性的,粗糙,厚实,坚硬。

  正赶上下课,见老师来了,孩子们都涌过来。山里的孩子很腼腆,他们不善言辞,却会用眼神交流。他们不说“你好”,只是望着你,眼睛里满是喜悦。这样清澈的眸子,这样天真的脸,本不该和又旧又脏的衣服搭配在一起的,而事实上就是这么不协调。有的孩子甚至没有外套,只穿着一件脏兮兮辨不出颜色的毛衣,天气这样寒冷,孩子只能弓着背,缩着脖子,双手使劲拉扯着衣袖……
  希望这些孩子能快乐的学习,幸福的生活。
  鼻尖很酸,大概这里的空气真的太冷了。

   中午,来了一位牙齿快要掉光的婆婆,拿了二十多个煮鸡蛋和一袋新鲜的红萝卜,她说本地话,我只听得懂大意:她听说徐老师来了,她只是想看看他。
  下午,我们兵分两路,我和刘习聪去了兴田村。来接待我们是当地的赵老师,尽管赵老师家境并不宽裕,但为了能让我们少受一些路途的疲劳,赵老师特意租了一部车来接我们。在和赵老师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赵老师一直想和徐本禹见一面。
我们到了兴田的时候,这里的老师们已经等了我们几个钟头,我很抱歉的说:“老师,实在很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徐老师太忙,他不能来了。”
  赵老师带我们去参观了兴田小学。这是我所见过的最破的房子,几块破木板搭成的危房,破漏处就用油布封起来,为了保暖,门也封的只有半人高,只能钻进教室去,教室里是暖多了,只是,才下午六点,这儿已是一片黑暗,因为没有窗户,更没有电灯。
赵老师把学生集合在篱笆围着的操场上,他拿出准备好的一页纸,一句一句让学生跟着他念:“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感谢,感谢,非常感谢。”这些措辞在平时听来甚至有点可笑,但是在那一刻,真实的打动了我的心。蹩脚的普通话,清脆的童音,在山谷里回响,我的眼睛一次次潮起。
赵老师说:“我们穷我们苦,都是我们自己的事,与别人无关,你们都是好心人,才肯来帮助我们。我们真的很感激,感谢你们!”

  经过了这些场景之后,老师硬是要请我们到他家吃饭,我们怎么也推脱不掉,只好去了,在这里吃饭也不是单纯的吃饭,这里边包含了太多的蕴味。玉米是这里的主食,在桌上老师把收藏了许久舍不得吃的菜都拿了出来。因为时间太长,鲜红的猪肝已变成紫黑色。尽管已经变味了,但我们吃得依然是那么有滋有味。老师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们盛饭添菜,这样的盛情让我们十分感动。 饭后我们执意要付款,以弥补我们的到来给老师带来的诸多不便。然而被老师拒绝了。
  所有的一切让我万分惭愧,我有什么资格接受这些,我可以做的,太少了;我做了的,太少了…… 

   你们,无论是这里的老师还是学生都是可敬的,我从心底佩服。我相信,在这群可爱的孩子中,一定有人可以走出大山去!

  (本文作者秦丽,06年1月1日与徐本禹等一行四人前往毕节地区大方县大水乡看望在华中农大大石希望小学支教的几名志愿者,今年7月即将到大石支教,在此行中她留了几篇手记以表心中对支教生活的向往。)

文章录入:gzqnzyz    责任编辑:gzqnzyz 
  • 上一篇文章: 心 声 在 回 荡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 “从徐本禹现象透视青年志愿

  • 在“从徐本禹现象透视青年志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